不要耍花招。

迎接人生的小小奇迹,告诉自己之后也一定可以,就算没有奇迹,之后也一定可以。

迎接人生的小小奇迹,告诉自己之后也一定可以,就算没有奇迹,之后也一定可以。

要是高考后我就看了这部剧就好了。

看《龙樱》是小伙伴的安利,当时被期末考搞得要死要活,我说有ma酱我一定会看。

这是几年来第一个没有做暑期工的暑假,我呆在家里慢慢地看《龙樱》,看着看着就简直到了心惊的地步,心想这部剧短评不行,一定要有一篇长评。

父亲对我很严厉,要求不能上网不能追星从小学起十一点前不能睡下不能看电视不能做所有无意义的事情,所以在上大学之前我看过的电视剧一只手都能数过来了,还全部是在同学家里看的。

严厉归严厉,我们俩的交流却很少,他不知道我身上和内心都发生过什么,我也不会告诉他。所以初中三年,我...

最近一直在写手头的东西,今天大姨妈,打开了有三万字的word愣了半天一个字都写不出。于是就想来这边随便写两句,很感激还有这么个树洞,我想来就来,没什么压力。

穷到了一定境界,前两天用完最后一张抽纸之后没钱买了,到今天都是靠借,然而觉得马上也要不好意思借了。

想吃个烧饼得把所有的口袋和抽屉都翻一遍,才能凑够硬币。

一毛一毛的硬币也没有浪费掉,在这些经济危机的时刻都被我一枚一枚拿出来去打印用了。

开始有意识地一两顿饭不吃,礼拜一的时候一卡通只剩下几毛钱,支付宝里有两三块,叫不起一份最便宜的外卖,于是张口向迪子借了钱。

前几天辩论队送大三的学长学姐退队,专门给关系好的学姐送了礼物,接下来还...

雨下了好几天,晚上站在走廊打电话,眼前是落雨。

想到一堆事情没有做,读了好久的书还没读完,连着两天不知道究竟做了什么正经事情,操蛋的老师请假又不批。

突然像初中打架时没照看好朋友的自己那样,重重地把自己的身体往墙壁上摔,最后眼冒金星、头顶抵着墙小声地哭了出来。

洗漱的时候,与镜子里的自己狠狠地对视,用力地捏着牙刷柄,直到吐出来的泡沫都变成红色。

我过得不开心,最近一直不开心。

交流真是个苦恼的事情,我总是做不好。

近几天来金华的天气忽热忽凉,午睡时我习惯于盖一床薄被。

从未觉得时间如此紧迫,搞不定的事情那么多,于是每次午休醒来都立马爬下床去,翻开书本或者其他。

然而今天中午却没有如此,闹铃响了,我按掉它,不想动,躺着听完了几首Beatles。还是没有勇气,潮湿的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又听孙燕姿。过了半个小时,我才起床。

觉得头发又在南方湿热的空气里长长了,变成了一顶厚厚的壳,把所有热乎的思想都闷在里面,闷得都发霉了,也不能透透气。昨晚跟辩论队的朋友们一起走回来的路上大家玩了个游戏,一个人讲一个有悬念的故事,然后其他人通过询问逐渐把故事的碎片拼接到一起来。那悬念的故事是“一个人邀请了二十年前的同学参...

又一次心理大崩溃,忍住了给她打电话的冲动,怕她再说“感觉正能量都被你吸走了。”

可是真的很难过,下午面对翻开的中财书,满篇的分录,心情就莫名变得烦。心早就飞出去了,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了,不想关在房间里算账了。出去吧出去吧,这个鬼地方的一切都已经烂掉了,都已经不新鲜了。我已经见识过浙江了,精明人和没有梦想的努力人真的很多,非一般的努力,努力到让我觉得我这样对专业不上心简直要被自己的愧疚压死了。想起之前写在豆瓣的一句话“浙江,你要是再不爱我,我就不爱你了。”现在总算明白,我再怎么爱浙江,浙江都不会爱我。

出去吧,出去吧。这句话一直在心里百转千回。上午趴在图文,把那本《故事》看完了。好多天没有写...

最近写不出东西来了,时时刻刻面对空白的word想把自己整个儿倒过来在地板上磕磕。

中午听着Beatles的help,虽然期间醒过来好多次,但整个下午无比精神,想难道自己是被Beatles治愈了。

又开始想要辍学去西北了,尝尝据说是“几乎等于白送”的水果和新疆菜,又想去一趟西藏,昨天冲动之下去查了查支付宝剩下的钱,不知道够不够买张票。

穷哭了,但居然不担忧也没有想要问母亲要点钱的冲动。自己去想办法吧,觉得只要我一进学校,母亲就变成了我的自动提款机。

突然想养个孩子,夏天打扮得帅帅的带出去,环抱着,小小的手热热地握着我一根手指……果然不能想象得太细节化,现在突然好想抱个孩子来。

寝室偷偷...

写给十年前的自己

十年前的YZJ,你好。

我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想不到当时的你究竟在做什么,只能在脑海里反复演算,痛苦地试图向后挖掘。大学两年,高中四年,初中三年,小学五年级一年。所以当时的你应该是在小学四年级吧,还没有开始偷偷摸摸看金庸,还没有遇到现在这些在你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人们,每天早晨被父亲叫起来强迫背古文,刚刚经历了家庭的冲突,在原先那座旧而小的房子里,昏黄的灯光下,爷爷与父亲厮打着,你在房间里,坐在床上翻书,听到他们的吼叫声,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冲突,然后看到爷爷和父亲拽着彼此的衣服,从窄窄的门口一闪而过。当时母亲怀着弟弟,刚刚和父亲辞退了工作,从广州回到家乡,想要开间饭店赚钱度日。应该是冬天吧,你瑟...

湿意

我日常的一天是从闹钟响起开始的,眼皮生涩而沉重,难过地在被窝里翻个身,默念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可能是念两遍才坐起身,也可能是三遍。然后一天开始了,顶着困意去宿舍楼下的操场晨点,然后去食堂,一楼或者二楼,随便拿点什么,解决掉早餐。去教室。

我不能否认,大多数时间我走到教室也还是困着的,随便找一个不那么靠前的座位,翻开书本。

可是从前天开始,一切显得有些不正常起来。我像往常一样在被窝里蜷起身子,准备数数。然而数到三时我开始觉得轻微的不适,我的腿弯是潮湿的、被窝也微微地透着涩感。我试探性地将头抬起,从窗帘缝里望向大路——没错,是明亮的,一天确实已经开始了。室友告诉我:你看雾霾又开始了。叹一口气...

就是昨天晚上,在信号不好的宿舍楼门口。大门被铁链子锁着,我即使刷了卡也进不去。你来给我开窗,我站在窗外,你站在窗内,你的目光很专注地盯着窗户上的锁,而我也抬着头,好像是在看窗户,其实是在用余光看你。

很安静的十一点,没有一个人,我跟你,隔着一层玻璃。你背后是宿舍楼下大厅的光亮,而我背后是金华夜晚十一点色度的黑。

当时忙于跳窗而入,没有什么感觉。但现在,当我刚刚睡醒,下午没有课,轻轻地回想起那一刻时。我又有了之前那一年半每次我看向你时的感觉,类似于“就是这一刻,就是你了。”的认命感觉。

昨天是很倒霉的一天,开会的时候被嘻嘻哈哈没点正经相的孩子们气得不轻,因为开会时间出于预料打乱了一整天的计...

 三开完会以后突然觉得身心俱疲,有很多话想跟学长学姐说,但身旁一群人围着,也就没有找到机会。

最近参加了一个招聘,要求15号之前交上去一个20分钟的剧本大纲。完全没有头绪,完全不想下手去做。回到寝室以后打开笔电,又不知道要写些什么。就随便谈谈关于写字的事情吧。

之前有说到自己喜欢阅读,喜欢观影,但绝对不想要仅仅满足于做一个业余爱好者,虽然我开始的很晚,但一直在很努力地做着这一切。努力把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来阅读观影,保证自己并没有浪费时间的同时并不能够接受自己做一个只摄入不产出的人,对于我来说,心里有感情不发泄出来的感觉不能更憋屈。

暗恋一个人,心被硬生生地熬成一碗岩浆,嘴上却什...

1 / 9

© 18 Til I Die. | Powered by LOFTER